<form id="dtfpj"></form><noframes id="dtfpj">
<form id="dtfpj"><nobr id="dtfpj"><progress id="dtfpj"></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dtfpj"></address><address id="dtfpj"></address>

        <address id="dtfpj"><listing id="dtfpj"><meter id="dtfpj"></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tfpj"></address>

        <noframes id="dtfpj">
        分享到:

        包裝網全國直通: 北京  上海  天津  重慶  河北  山西  內蒙  遼寧  吉林  黑龍江  湖北  湖南  河南  山東  浙江  江西  江蘇  安徽  福建

        更多>>
        首頁 > 包裝資訊 > 國內 > 索芙特過期產品重新包裝銷售

        索芙特過期產品重新包裝銷售
        2013-12-27 09:38:18   作者:   來源:   評論:0 點擊:

        \  

        這是一個赤裸裸的騙局。

          時代周報記者歷時兩周,獨家清晰還原索芙特(000662,股吧)(000662)的“整容造假”全過程。

          其位于廣州從化經濟開發區的化妝品生產基地,號稱“國內最大”,并宣稱“其建成,標志著索芙特進入了產、研、發一體化的嶄新發展階段”。

          然而,時代周報記者12月23日經實地調查卻發現,此基地盛名之下,其實難副—號稱斥資2.66億元,年產值將來可達50億元,而實際上目前僅有三條簡易人工流水線開工,并且,謊報原料產地。

          但是,最令人震驚的是,此基地長期以來一直存在篡改產品生產日期,將過期產品重新包裝上市的違規違法行為。“這很常見了,過期的洗發水、沐浴露、面膜改標簽或者重新裝瓶繼續賣出去。”現場的一名工人對此甚至毫不避諱。

          作假欺騙都竟然如此不加掩飾,實在讓人震驚。而實際上,索芙特背后的問題遠遠不止于此。

          近年,索芙特日化業務長期低迷不振。財報顯示,索芙特2010年和2011年分別虧損8612萬元和1.93億元。2012年,索芙特在主營業務毫無起色,面臨退市風險。整容醫生出身的董事長梁國堅,臨時起意,轉讓廣西松本清化妝品連鎖有限公司股權并獲取投資收益1.57億元,才避免最后的退市結局。

          而若追根溯源,讓人捉摸不透的交易始終伴隨著索芙特。

          時代周報記者調查發現,索芙特的第二大股東竟是一家“空殼”公司,其前任法人代表梁繼榮也與索芙特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而類似于這樣的“空殼”公司曾不止一次地出現在索芙特的資產交易中,演繹著一次又一次的包裝資產、騰挪套現和轉移上市公司優質資源的戲碼。

          過期產品重新包裝上市

          12月23日下午,時代周報記者來到索芙特位于廣州從化經濟開發區福從路18號的生產基地,基地內安靜異常,僅有一輛中型貨車在卸載貨物;匦姓䴓亲髠仁撬鬈教氐纳a加工區,索芙特的生產、包裝車間、倉庫以及研發中心均匯集于此。

          由生產加工區左側向里走,三輛叉車正在將索芙特沐浴露、防脫洗發水等整件貨物搬入倉庫,F場的一名叉車工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像這樣的倉庫基地內一共有8個,索芙特的大部分產品均產于此,再銷往全國。

          時代周報記者隨機進入了其中一個倉庫,發現在該倉庫前側摻雜堆放了百余箱編號為A15061579的過期防脫育發香波,限期使用日期為2013年2月21日和2013年4月6日,規格為一箱36套,與新產品混雜地排列在一起。

          更讓人驚訝的是,有近20箱編號為A15130907的索芙特清透美白瑩潤約會面膜(水洗)的標簽上,其限期使用日期有明顯被篡改的痕跡。這些標簽上的日期被與紙箱顏色相近的橙色紙條覆蓋住,紙條上面是重新修改過的日期,為2015年3月23日。這些紙條被三層大透明膠牢牢粘住,無法揭下看到下面被掩蓋住的舊日期。

          “這太常見了,過期的洗發水、沐浴露、面膜改標簽或者重新裝瓶繼續賣出去。”倉庫外一工人直言不諱地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他說一般過期產品主要是退貨,這些貨物返廠后都會加工一番“改頭換面”后繼續銷售。

          在貨倉旁的原料倉庫外的空地上,整齊地擺放著近百個1.2米左右高的藍色塑料桶,根據桶上標簽顯示,這些桶內存放著“CHSB椰油酰胺丙基羥磺酸甜菜堿”等多種生產原料。倉庫內還密密麻麻地碼垛著產自深圳潔仕麗日用品有限公司的20公斤裝全透明皂基和其他原料,根據標簽顯示,以上所有的原料均產自廣東和浙江兩地的化工生產企業。

          時代周報記者隨即向一旁卸貨的工作人員詢問,他表示自己是佛山新安化工貿易有限公司員工,這些都是索芙特向各個廠家訂購的化妝品生產原料。“我負責將部分原料送來生產基地,一個月來好幾次。”

          吊詭的是,該生產基地梁姓總工程師卻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索芙特產品的生產原料全部采購自國外廠家。在時代周報記者的質疑下,“梁工”在陷入短暫的沉默后又改口說,這些原料一半采購自國外一半采購自國內。

          事實上,這個生產基地曾被索芙特寄予厚望,在官方網站上宣稱該基地的設計產能高達100億萬。然而,時代周報記者卻發現在基地內僅有八條人工流水線,目前有三條處在開工狀態,一旁有十余名工人在進行產品的封裝。

          該生產基地劉姓廠長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由于到了年末,一些生產線就停止作業,正常來說每條流水線日均生產3000箱產品。他還表示,目前基地年產值在十億元左右。但根據索芙特年報顯示,2012年索芙特營業收入5.768億元,凈利潤為1481.71萬元,而同年該基地的虧損則達到2102萬元。

          “這個生產基地之所以效益不理想,是因為索芙特這幾年一直醉心于資本運作,日化業務早就不行了。”一位離職多年的原索芙特高層對時代周報記者直言。曾風靡大街小巷的索芙特,在國內一線城市已經難覓蹤影。

          “索芙特現在是"底價操作",就是產品2-3折賣給經銷商,以此搶占三四線城市市場,保銷量。”上述人士表示。

          第二大股東來歷不明

          生產狀況令人質疑,索芙特的數次交易同樣充滿疑點。

          由于盈利能力低下,索芙特一直不被市場看好,前十大股東經歷了數次更迭,但其第二大股東“廣東通作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廣東通作”)卻存在了近十年之久,更耐人尋味的是,廣東通作實則上是一間僅十平方米左右的“空殼公司”。

          據公開資料顯示,廣東通作曾在2001年讓彼時還未上市的索芙特順利入主ST康達,隨后廣東通作在經歷了ST康達改名ST紅日、ST紅日摘帽、索芙特借殼廣西紅日這一波三折的股權紛爭后,作為索芙特的第二大股東存在至今。

          時代周報記者在廣東省工商局網站查詢發現,廣東通作注冊地址為廣州市越秀區環市西路498號16F自編02號房,注冊資本7500萬,法人代表是黃琦璇,經營范圍為投資實業,投資咨詢(不含證券、期貨投資咨詢)。除此之外網上再無過多關于廣東通作的信息。

          12月21日下午,時代周報記者按照工商信息,來到廣東通作位于廣州市越秀區環市西路498號柏麗商業中心的辦公地點,卻發現這里是一家名叫“銳升商務中心(廣發分部)”的公司,打開公司大門則“內有乾坤”。

          這家100平米左右的公司,被分割成了12個十平方米左右的小房間,每個房間就是一家新的公司,各個公司的名稱打印在白色A4紙上貼在門外,索芙特第二大股東“廣東通作”就藏身在此。

          廣東通作對面一家公司負責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他們把公司注冊在這個地址,每個自編號碼就是一家新公司,月租2000元左右。當聽到廣東通作注冊資本達到7500萬時,該公司負責人一臉驚訝地告訴記者,租用這邊辦公室的公司規模都不大,最多注冊資本也不過在十幾萬上下。

          隨后時代周報記者致電銳升商務中心,其工作人員透露,廣東通作從租下這間辦公室以來就沒有露面過,只是在這邊掛個牌子,公司法人代表黃琦璇在另外的地方辦公。

          事實上,黃綺璇并不是廣東通作的第一任法人代表,2001年11月,就在廣東通作成為ST康達現實第一大股東兩個月后,當時廣東通作的法人代表張憶軍突然辭去了ST康達董事職務,這被視為索芙特正式入主ST康達的信號。

          此時,廣東通作的注冊資本已經迅速由500萬元增加到5000萬元,法定代表人改為梁繼榮。這也是梁繼榮這個名字第一次進入人們的視野。

          根據2005年9月24日的《索芙特股份有限公司股權分置改革法律意見書》顯示,那時廣東通作的注冊資本已再次增長為7500萬,其中梁繼榮出資4500萬元,占注冊資本的60%;黃綺璇出資3000萬,占注冊資本的40%。梁繼榮為廣東通作實際控制人。

          在廣東通作與索芙特的曖昧關系下,梁繼榮與索芙特之間是否存在某種聯系?時代周報記者在一家名為世界工廠的企業庫網站上發現,根據該網站信息顯示,梁繼榮為廣西梧州索芙特保健用品有限公司的聯系人,公司地址為廣西壯族自治區梧州市新興二路137號,與索芙特注冊地址完全相同。但當時代周報記者根據上面提供的聯系方式致電該公司時,卻顯示為空號。

          “依稀記得公司有人叫梁繼榮,但肯定不是高層,是不是重名我不能確定,畢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上述索芙特離職高層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梁繼榮是很久之前的法人代表了,現在早就不是了,而且他跟梁國堅也沒有關系。”索芙特董秘辦人士如是回答,當時代周報記者繼續詢問現任法人代表黃綺璇時,該工作人員表示,她不清楚,并且廣東通作不是控股股東,也沒有義務告知詳細資料。

          兩次易主的國海證券(000750,股吧)1.61%股權

          時代周報記者發現,類似廣東通作和梁繼榮這樣的公司和自然人,不止一次地出現在了索芙特的收購和轉讓交易中,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2012年9月1日,由于連續兩年處于虧損狀態,為了保殼求生,索芙特向梁國堅旗下廣西梧州索芙特美容保健品有限公司(下稱“索美公司”)轉讓全資子公司廣西松本清藥妝連鎖有限公司(下稱“松本清”)100%的股權,據評估報告顯示,松本清的總資產評估價值為3.24億元,轉讓價2.29億元。這為索芙特帶來了1.58億元的轉讓收益,使得索芙特在2012年凈利潤轉虧為盈,實現1481.17萬的凈利潤。

          但松本清運營情況并不理想,2011年松本清虧損333萬元,到2012年頹勢并未得到扭轉,僅1月到7月份就虧損了441萬元。而在2012年4月松本清業務部門就已撤銷,僅剩3人留崗維持運營工作。

          在成立之初,松本清便以8536.16萬元的價格收購了廣州市靚本清超市有限公司(下稱“靚本清”)99%的股權,雖然靚本清這家注冊地在廣州的公司僅在廣西南寧有幾家店,面且長期處于虧損狀態。

          據公開資料顯示,靚本清創立之初原有股東為兩名自然人,其中湯志紅出資5700萬元,持有靚本清股權的50.89%;黃興文出資5500萬元,持有靚本清股權的49.11%股權。后索芙特通過松本清進行了兩次收購,進而擁有了靚本清99%的股權。當時便有媒體報道稱,原大股東湯志紅實則供職于索芙特廣州分公司,并且擔任財務經理一職。

          如此看來,靚本清、索芙特和索美公司三者事實上都與梁國堅存在著直接關系,而梁國堅不厭其煩兩次將三者間的資本騰挪的原因何在?答案指向了靚本清持有的國海證券1.61%的股權。

          數據顯示,靚本清曾于2006年購入國海證券2.16%的股份,并且截至轉讓時,靚本清仍持有國海證券約2877萬股,占總股本的1.61%,是其第九大股東。而彼時索芙特的控股股東廣西索芙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索科公司”)恰好持有國海證券9%的股權,并且索美公司也直接持有國海證券9.125%的股權。值得注意的是,兩家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均為梁國堅和其夫人張桂珍。

          這筆“左手倒右手”的交易不僅讓搖搖欲墜的索芙特保殼成功,也同時將索芙特間接持有的國海證券1.61%股權轉讓到了索美公司手中,這一舉動引來投資者的質疑,認為大股東將上市公司的資產低價買進了自己的腰包。據了解,轉讓評估報告中對靚本清持有的2877萬股國海證券給出2.25億元估值,這僅為2012年8月28日索芙特半年報中對于該筆股權3.56億元賬面價值的2/3。

          當2012年底,靚本清所持有的國海證券1.61%股份通過轉讓方式回到梁國堅旗下公司時,國海證券早已成功借殼上市,索美公司成為第二大股東,擁有其11.89%股權,梁國堅也成為國海證券董事,而張桂珍的弟弟張南生也出現在了國海證券的高層名單中,擔任監事一職。

          整容醫生梁國堅其人

          對于董事長梁國堅,索芙特津津樂道地是這樣一個關于肥皂發家的故事。

          1984年,從湖北醫學院畢業的梁國堅,被分配到老家廣西梧州,成為一家國有醫院的整容外科醫生。由于當時梁國堅醫術精湛,排隊預約整容的客戶足足延至半年以上。1988年10月28日,梁國堅下海從商,“索芙特美容保健公司”正式掛牌成立。

          在故事的結尾索芙特往往這樣描述,公司主打瘦身的“海藻減肥香皂”一經出世就一炮而紅,甚至漂洋過海東渡日本,創造“10塊香皂換一臺索尼電視機”的營銷神話。這也是索芙特的第一桶金。

          據當時梁國堅在醫院的同事向時代周報記者回憶,剛畢業的梁國堅并不起眼,“他當時是我們醫院口腔科的醫生,一米六幾的個子,比現在要瘦。”

          在外界看來,整容醫生出身的梁國堅極為擅長炒作和包裝。從最初“海藻減肥皂”再到后來紅極一時的“木瓜美白洗面奶”和“負離子洗發水”,梁國堅精準地抓住了女性消費者的需求,將這些產品賦予了一個又一個美好希冀。

          “概念營銷在日化行業很正常,只是當別的產品從概念、質量和營銷各個方面都花功夫的時候,你還停留在概念炒作上,消費者發現這些產品使用后并沒有達到購買預期時,會轉而選擇其他產品。”天問顧問機構首席顧問天書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雖然主業早已陷入發展僵局,但梁國堅的野心或許更大。從早年爭奪ST康達控股權,操刀索芙特借殼上市再到操作其持股11.89%的國海證券借殼上市,作為在資本市場沉浮十余年的老玩家,他早已深諳此道。通過索芙特和國海證券這兩個上市平臺,在頻繁地運作資本交易,梁國堅的個人版圖正在慢慢擴大。

          但業績跌入深淵,概念營銷業已不再奏效,游刃在資本游戲中的索芙特能否東山再起?

          “據我知道梁國堅要回來重新打理索芙特了。”上述索芙特離職高層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他進而爆料,索芙特上市后,梁國堅曾與張桂珍協議,梁國堅主管國海證券及系列資本運作,索芙特則由張桂珍管理。

          梁國堅的“整容包裝術”

          陳姿羊

          普天之下的發家故事大抵離不開這么一個模式:默默無聞的年輕人,在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掘到了第一桶金,從此便一發不可收。

          1988年10月28日,梁國堅32歲生日那天,索芙特美容保健公司正式掛牌成立,這位僅工作四年的整容醫生拿起了另一把無形的手術刀,將索芙特包裝成日化行業第一家上市公司。十多年間,索芙特一直被視為國產日化行業的領軍企業。

          在外界看來,整容醫生出身的梁國堅極為擅長炒作和包裝。從最初“海藻減肥皂”再到后來紅極一時的“木瓜美白洗面奶”和“負離子洗發水”,梁國堅精準地抓住了女性消費者的需求,將這些產品賦予了一個又一個美好希冀。

          從減肥香皂到防脫育發香波,業內人士眼中平平無奇的產品卻在當年特定的環境下創造了一個又一個銷售奇跡。

          在故事的結尾索芙特往往這樣描述,公司主打瘦身的“海藻減肥香皂”一經出世就一炮而紅,甚至漂洋過海東渡日本,創造“10塊香皂換一臺索尼電視機”的營銷神話。近年來,索芙特化妝品主業每況愈下,潛心于資本市場的梁國堅再度將目光放回了索芙特產品本身。多位受訪人都告訴記者,索芙特內部已經傳出梁國堅將取代其妻子張桂珍重新執掌索芙特日化的消息。

          游刃于資本游戲市場的梁國堅此番再度回歸,能否帶領積弱已久的索芙特走出泥潭,我們不得而知。

        了解更多請關注 國內資訊http://www.imsindoredoors.com/html/bzxw/domestic/

        相關熱詞搜索:索芙特

        上一篇:機油軟包裝自立袋:讓自助加油更加便利
        下一篇: 塑料包裝業深受負面觀點困擾

        分享到: 收藏
        亚洲自国产拍揄拍综合2区
        <form id="dtfpj"></form><noframes id="dtfpj">
        <form id="dtfpj"><nobr id="dtfpj"><progress id="dtfpj"></progress></nobr></form>

            <address id="dtfpj"></address><address id="dtfpj"></address>

              <address id="dtfpj"><listing id="dtfpj"><meter id="dtfpj"></meter></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dtfpj"></address>

              <noframes id="dtfpj">